相關文章

6cb3c59f33ffd3d6c256277d15089cb6 你會幫你的 iPhone 越獄嗎?對現在的 iPhone 用戶來說,越獄儼然稱得上是令人望而生畏的詞。可是誰又曾記得,iPhone 初代剛上市時,你必須透過越獄,才能獲得像是 MMS、中文輸入法這些在現在來看極為稀鬆平常的功能呢?

上週 Motherboard 一篇文章,從 iPhone 越獄社群 (iPhone Dev Team) 的角度,揭開了 iPhone 越獄開發者對 iPhone 越獄的看法。

越獄的誕生讓 iPhone 變成了真正的「Phone」(手機)

初代 iPhone 出來的時候,本質上是一個可上網的小平板,碰巧有一些陽春的手機功能而已。

這是 Cydia 之父 Jay Freeman 對第一代 iPhone 的評價。

當所有人都為賈伯斯令人驚豔的 iPhone 發表會表演折服時,真正拿到 iPhone 的人卻不怎麼開心:不支援 MMS、不支援中文、不支援複製貼上、沒有貪食蛇之類的內建遊戲……種種缺陷讓人認為這不是最值得買的手機。

但不是所有人都滿足。這些不滿足催生了越獄最狂野的時代。眾多業餘開發者紛紛投身研究越獄漏洞的事業。其目的,只是為了破壞蘋果建立的「牆」。

2007 年 7 月 9 日,也是初代 iPhone 正式發售不到一個月,第一個越獄工具出現了。儘管當時的越獄工具極其簡單,只能用於更換鈴聲、桌布等,但當時越獄代表的,是一種自由的精神。他們讓全世界的 iPhone 用戶擁有一支真正屬於自己的手機。

▲ 當時的越獄工具只能做簡單的個性化作業。

當初要越獄,需要 74 個步驟

儘管在開發者社群,越獄 iPhone 已不是難事,但對一般大眾來說,越獄依舊是遙不可及的話題。而 @Planetbeing 的?74 步越獄法,則徹底讓越獄走向大眾。

▲ 執行 iNdependance 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步。

雖然從現在看來,這越獄方式顯然太繁瑣,但顯然啟發了越獄社群。人們開始朝著為實現自動化越獄而努力。

2007 年 10 月, iPhone 初代正式發售 3 個月後,第一個自動化越獄工具 ── AppSnapp 誕生了。只要用 iPhone 存取該網站,即可完成越獄。這個網站瞬間引起轟動。因為簡單的越獄方式和只需網路就可完成,逼迫蘋果不得不在店內封鎖該網站。

▲ 當時的 JailbreakMe 介面。

越獄的普及與安全性的擔憂

當然,蘋果並沒有對越獄無動於衷。早在 2007 年 9 月 24 日,蘋果就發表了聲明,警告越獄以及解鎖可能會危害 iPhone 的正常執行。

▲ 蘋果的官方回覆。

儘管蘋果再三警告,可是越獄依然越來越普及。越來越普及的越獄也讓眾多駭客把目光瞄準這個產業。去年,就有 iPhone 越獄搶紅包外掛偷取密碼的事件發生。

儘管越獄讓 iPhone 變得脆弱,但對越獄開發者來說,越來越普及的越獄卻代表一種理想主義的普及。正如 Jay Freeman 在 2011 年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所稱,

(越獄的) 意義在於反抗大公司的控制。這讓越獄成為一種草根運動,讓 Cydia 變得更有趣。蘋果代表象牙塔,一種被控制的體驗。而人們想要越獄,是因為他們想要把這種體驗變成自己的 (體驗)。

iOS 的發展與逐漸沒落的越獄

到了 2011 年,Cydia 擁有將近 4,500 萬用戶,每年收入近 25 萬美元,但這龐大的資料卻掩蓋不了一個尷尬的事實:隨著 iOS 的發展,需要越獄的用戶不斷下降。

在 10 年發展中,曾經為了越獄而徹夜研究的少年們也漸漸步入社會。他們再也無法心無旁騖地為了「好玩」而徹夜研究漏洞。為了餬口,他們紛紛選擇進入蘋果或其他安全公司。

▲ 越獄外掛 Mobile Notifier 開發者加入「水果」公司。

蘋果對越獄漏洞的重視也在不斷提高,封堵漏洞的速度也不斷加快。這些都讓越獄變得越發困難。到了現在,想要越獄,需要的不再是單一 bug,而是一連串難以發現的 bug。這些 bug 已變得太珍貴──哪怕只是把它提交給蘋果都可以讓發現者獲得幾千美元獎金。因此,沒有多少開發者願意將這些漏洞用於越獄。

當越獄越來越難、開發者和用戶不但減少,越獄社群逐漸瓦解,走向沒落。就在今年 1 月, iOS 10.2 的越獄開發者 Todesco 宣佈他的越獄生涯告一段落。

越獄社群的弱智程度已經到了我無法容忍的地步。

他在隱退宣言中這樣說。

越獄這 10 年,帶給了我們什麼?

這 10 年來,越獄開發者透過 Cydia,比蘋果更早向世人證明人們對 App Store 的渴求和 iPhone 的強大。iPhone 不是一台簡單、讓人打電話、上網、增加工作效率的工具,它更代表一個生機勃勃的行動生態圈。同時,它也證明了開發者願意為了這個平台,做長久的努力。


▲ 這個介面已經離普通 iPhone 用戶越來越遠。

當 Cydia 之父 Freeman 被問及現在的用戶是否應該越獄,他說:

你現在還能從 (越獄) 中獲得什麼呢?以前你得到的是殺手級功能,現在呢?你得到的只是小改進而已。

這就像是一個迴圈,越獄的人越少,願意開發新東西的開發者就越少;願意開發新東西的開發者越少,就越讓人缺乏越獄的動力,越獄的人數也不斷下降……長久以後,越獄就漸漸滅亡了。

是的,隨著 iOS 的不斷完善和開放,越獄這個充滿「俠義」的行為漸漸遠離了普通人的視野。但,越獄社群所推崇的自由、開放,依然值得每個人銘記。正是因為他們的努力,才讓原本不接地氣的 iPhone 變成我們手中真正的利器。

  • The Life, Death, and Legacy of iPhone Jailbreaking

?

●本文授權轉載自:ifanr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