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為了擴展FB版圖祖克柏所用的那些手段,現在可能正形成 FB 惹人厭的大麻煩 Facebook 有麻煩了。麻煩已經大到祖克柏把自己個人的新年任務都變成了要解決 Facebook 的麻煩,而不是以往看看書、弄個語音助手這樣的消遣。Facebook 的問題到底在哪裡呢?

過去6個月,從科技業大佬到媒體,無數人都在數落社群給自己家人和社會造成的影響,說它在摧毀社會的工作機制。而最近 NICK BILTON 的一篇文章,就探討了 Facebook 目前所面臨的困局和前景。

當年為了擴展FB版圖祖克柏所用的那些手段,現在可能正形成 FB 惹人厭的大麻煩

多年前,在祖克柏遠還沒有成為現在的祖克柏的時候,我的一位朋友他也開了一家公司,也是做社群網站的,儘管規模比較小。但他接到了祖克柏的聯繫,這位年輕創始人向我朋友提議大家合併一起做。

雖然現在 Facebook 已經發展成為連接1/3人口的全球巨頭,祖克柏也有「冷漠的自大狂」的名聲,不過當時他的平台還只有1億用戶,大家對他的感覺還不差。

當他和我朋友聯絡時,祖克柏還是很熱心的。他提議想收購我朋友的公司,但是如果收購被回絕的話,他就換條路線,建議至少Facebook可以跟我朋友的公司合作。越來越龐大的社群霸主對他這種小公司提出這種看似無害甚至謙遜的建議,自然令那家小小的初創企業的CEO感到興奮。祖克柏還提議兩人「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是祖克柏慣用的手法。他經常會帶那些想招進來的人和想要收購的目標到附近林子去走遠路,試圖說服他們加入公司。在跟我的朋友散過步之後,祖克柏似乎把雙方的友誼提升了一個層次。他跟 Facebook 產品部門的手下開了一系列的電話會議。我朋友那小小的初創企業向 Facebook 的商業開發團隊分享了他們的產品路線圖。雙方的合作看起來很有學校聚會的風格,而且很令人興奮。

然後,在幾週過後,那家小初創企業的 CEO 突然看到新聞說 Facebook 剛剛推出了一款跟自己的產品存在競爭關係的新產品。

有關 Facebook 冷酷無情的故事已經成為矽谷、紐約以及好萊塢的傳奇。在爭奪全球統治地位的時候,這家公司往往表現得像個流氓——割斷競爭對手的命脈(比如最近收購提議被 CEO Evan Spiegel?拒絕之後的所為),公然抄襲對方的關鍵功能(比如抄襲 Snapchat 的 Stories),奪走別人的想法(還記得那些 Winklevoss 兄弟嗎?),挖走別人的資深高階主管(Facebook 裡面有一堆的前 Twitter、Google、蘋果人士)。

從商業的角度來說,Facebook 的野蠻似乎對公司效果不錯。這個社群網站的市值超過了5000億美元,祖克柏本身的身價就達到了760億美元。Facebook 擁有整個業界中一些最聰明的工程師和高階主管。但是這一成功的輻射也變得愈發明顯,尤其是自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引起了就公司最根本問題長達一年的公關戰)以來。現在,隨著我們步入2018年,祖伯克終於承認:Facebook 真的有麻煩了。

光是過去6個月的時間裡,就有無數曾經在這家公司工作過的高階主管公開數落社群媒體對自己家庭和民主的風險。Facebook 的早期高階主管 Chamath Palihapitiya 說社群網站「正在摧毀社會的工作機制」;Sean Parker,其創始人兼首任總裁說:「只有上帝知道它對我們兒童的大腦做了什麼。」(就在這個週末,蘋果 CEO 庫克說他不會讓自己侄子上社群媒體。)

在社群媒體帶來的後果無法隱瞞的情況下,Facebook 別無選擇,只能跟媒體互動,探討是否有可能解決這些問題。祖克柏決定,他2018年的年度挑戰是修好他自己的網站,指出「世界感到焦慮和分裂,」而 Facebook 也許——只是也許——也有責任。

他寫道:「我2018年的個人挑戰是解決這些重要問題。」現在,這家公司已經說要把網站的關注重點放到人際關係而不是新聞上

當然了,問題是他的根本動機是什麼?

當祖克柏觀察著他那大數據水晶球的時候,他會看到一個棘手的趨勢正在醞釀。比方說,幾年前凡是我認識的人沒有一個智慧型手機上沒有 Facebook 的。但這段日子以來,情況正好相反。每個人都至少從自己的裝置上刪除了一款社群 app,而 Facebook 幾乎總是第一個被幹掉的。Facebook、Twitter、Instagram、Snapchat 等暗中侵犯隱私的app正在被人們從手機中移除,移除它們的,是對這些平台給自己和社會造成的影響感到討厭的人。作為社會的一份子,我們感覺到自己正在跟電腦演算法競爭,而取勝的唯一辦法只有不跟它玩

曾幾何時,Facebook 也有過讓我們感覺良好的時候——我曾經很喜歡這項服務。時不時跟老朋友聯繫一下,把你的度假的照片跟每個人分享一下,或者展現一下你那位特別可愛的外甥的短片,這些都是很有趣的。但是,隨著時間的發展,Facebook 必須讓華爾街那幫人高興起來,而能讓這群野獸滿足的唯一辦法只有積攢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點擊,讓大家把更多的時間耗在它的網站上,拿到更多的按讚數,拉進更多的人,建立更多的連接。所有這一切都會帶來更多的金錢。

如果 Facebook 不解決這些問題,當然我也不能確定它是否能解決,那麼結果對於這家公司來說將是毀滅性的。紐約大學史登商學院營銷學教授 Scott Galloway 去年在接受我的採訪時重申了這一觀點,他預測在幾個科技巨頭(Google、蘋果、微軟、Facebook)裡面,Facebook 是被法律之錘粉碎的平台中,風險最高的一個。Galloway 說:「這真不是鬧著玩,無論是美國政府還是歐洲的政府,很可能就要成為現實。」

5年之內 Facebook 等社群網站走向何方我們不可能做出預測。會不會基本上都滅絕了?會不會變得更像 Netflix,或者像電視頻道那樣可以進行集體評論?它們能否解決好自身問題繼續繁榮發展?僅僅幾年前,大多數人都以為 Twitter 已經掉進死亡漩渦,但是川普跳了出來,把它變成自己24小時的發言人。Facebook 也可以走這條路,或者指望虛擬現實得到大眾採用。否則的話,Facebook 可能會被打回原地。

但有一件事情可以確定。多年來,Facebook 和祖克柏已經蕩平整個技術版圖,將擋在路上的一切全部都清除乾淨。他們的所為沒有招致任何的打擊報復,也沒有任何的後果。實際上,每次這家公司摧毀一個競爭對手的時候,或者發現了一種繞開傳統監管關切的手段的時候,Facebook 的估值都會蹭蹭地往上升。

但是現在,所有那些行動似乎都回過頭來對這家公司以及社群媒體造成了困擾。Facebook 一直以辦公室牆上那些白底紅色的標語——「快速行動打破陳規」而著稱。每次我思考這家公司時,我意識到它的確做到了這一點——對它自己。不過我認為祖克柏和替 Facebook 工作的人也許也意識到了覆水難收,他們所打破的那些東西估計已經很難再拼湊回來了。

  • 原文:https://www.vanityfair.com/news/2018/01/mark-zuckerberg-facebook-downward-spiral
  • 本文授權轉載自:36kr(36氪)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