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顏」流行了十年:愛美不是錯,但自欺欺人是 十年前,網咖品質不佳的攝影機,見證無數少女在網路空間上傳了第一張自拍。調整角度、嘟嘴、眼神流露出一點刻意的憂鬱——咔嚓一聲,這一瞬間就被定格了下來。但這並不是一張自拍照的最後一個步驟。在上傳網路之前,少女們還會打開「美圖秀秀」,幫自己的照片加上一層昏暗的濾鏡。

類似的場景,已經成為大多數人模糊的回憶,但有些資訊卻被準確地記錄了下來,例如美圖秀秀這款影像處理軟體是 2008 年誕生的。如今,這款高齡十歲的軟體依然活躍,只不過平台從 PC 轉移到了手機。也就是說,「美顏」在少女們的傳承中,已經流行了十年。

這十年,被「美顏」改變的使用者和產品

網路快速發展的這十年,使用者們興趣轉換的速度已經讓無數 PM 掉光了頭髮,喜新厭舊已經到了怎樣的程度呢?

還沒有吃過那家網紅麵包店,它就已經不紅了。

但唯獨在美顏這這件事上,女生們的熱情十年如一日。這些年來,不論手裡拿的是何種手機,只要拍照就沒有辦法不「美顏」一下,她們不但愛美顏,對美顏的標準也越來越高。幾年前,「磨皮+美白」已經能滿足大部分需求,後來必須得有「瘦臉+大眼」。而現在,女生們在談到美顏的時候,還會研究:

這個 app 拍出來的妝感怎麼樣?如何利用光影拍出有質感的自拍?天哪,這個 app 太「吃妝了」,刪除刪除;腿腿腿,別忘了瘦腿……

相信上面這段話對於大多數男生來說無異於天書。是的,女生們的美顏已經變成了一項極為複雜的手藝,p 得一手好照片的女生個個都身懷絕技。

她們知道,「消除黑眼圈」功能還能用來提亮鼻樑和臉頰,讓臉部看起來更加立體,瘦臉早就不等於「尖尖的假下巴」了,拉長脖子曲線,整個人立馬顯瘦起來。還有最近不是流行「混血風」嗎,拉高顴骨、加厚嘴唇、再加強下鼻頭往上翹的弧度,任誰都可以輕鬆變成混血兒。

在外表的驅動下,網路上誕生了「美顏 app」的熱潮。在應用程式商店裡,美顏 app 一直佔有較大比例。不過,不同於使用者在其他類型應用上表現出的「精力有限」,例如社交領域有了 LINE、Facebook、Instagram 後,大部分使用者不會去經營更多的社群軟體。

不過在美顏 app 的選擇上,即使已經有了固定的臉部 app,使用者們依然會不斷嘗試新的選擇。

說起來女生們也真的很奇怪,她們看不出男朋友兩條牛仔褲到底有什麼區別,但市面上流行的美顏app 那麼多,哪家的濾鏡看起來最溫柔,哪家的平滑肌夫最有質感,她們總能迅速且準確地摸得一清二楚。不僅僅是 App,甚至連硬體產品的設計邏輯也在被「美顏」所改變。

現在市面上每推出一款新手機,其拍照美顏效果的表現,已經成為消費者做出購買決策的重要因素之一,美圖秀秀為自拍推出的「美圖手機」也佔據了非常可觀的女性市場比例。照片需要美顏、直播需要美顏,以出現在網路上的每一分鐘,都需要美顏。

「美顏」雖好,但也請有點底線呀!

美顏無處不在,這原本是一件應該被理解的事情。前不久 ifanr 專欄分享過《Mashable》編輯Rachel Thompson 的一些觀點:

(用自拍和影像)表達自己的慾望並不是千禧一代的專利。事實上,藝術史專家說,這個現象已經存在很多年了。

Rachel Thompson 認為,對自拍的熱愛並不是現代人的專利。只是在過去,只有有錢人家才能請畫師畫肖像,但現在,科技卻讓自我表達變得平民化。幾百年前,有錢的貴族們會要求畫師對肖像進行一定程度的美化,這跟現在的小女生自拍加個美顏濾鏡沒什麼兩樣。說白了,也都是嚮往更高階層的野心。誰不想要更美好的生活?

對美的追求無可厚非。而我們現代人又因為網路的發展,通過網路完成溝通的傾向也越來越高。因此,花更多的時間去打理在社群網站上的虛擬形象是一件應該被理解的事情。

但越來越多的美顏作品在不斷挑戰人與人之間相互理解的界線。比如像這樣的作品:

?

但在這個過程中,除了照片本人喪心病狂的修圖行為讓人無法理解,觀眾們的審美標準似乎也被養大了胃口──他們已經無法接受一個人長得不像美顏後的她。

前不久,在抖音(編按:中國流行的一款短影片社群 app)上走紅的 17 歲女生「溫婉」在微博上直播,公開回應網絡上關於她的一些傳言。比如有人說她被包養、有人說她整容、有人說她輟學。「溫婉」都一一解釋,但真正關心她說了什麼的人幾乎沒有。「溫婉」被網友們在直播中截出一大堆的「醜照」,流傳在社群網站上,供人檢視、取笑,甚至是羞辱和攻擊。


因為有美顏和濾鏡的修飾,再加上拍攝角度的細心挑選,抖音上的「溫婉」的確和直播中有些不一樣——她的鼻影有點重,皮膚狀態看起來有些糟糕,臉也大了一圈。

你可以說「溫婉」被罵是她作繭自縛,用美顏功能以更好的形象欺騙了粉絲。但必須承認,美顏讓人越來越無法接受真實了,無論是對自己還是他人。

面對「美顏」,我們需要清醒一點

2014 年,美國 ABC 推出了一部名為《再造淑女》的喜劇,居中的女主角取材於1964 年奧黛麗赫本主演《窈窕淑女》——一個賣花女被語言學教授改造成優雅貴婦的故事。

《再造淑女》主角也叫艾麗莎,這也是關於一個女孩被改造的故事。

艾麗莎是一個現代社會中熱愛自拍的女孩,透過精心修飾過的照片和社群網站,她成為了虛擬世界中的紅人。但在網絡上的成名逐漸讓艾麗莎的現實生活中失控,她被同事討厭、無法真實表達自己的喜怒哀樂、脫離了人群。艾麗莎糟糕的狀態並非只存在與編劇的大腦中,現實生活中有多少女孩能在艾麗莎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呢?

故事的後半段,亨利的出現開啟了艾麗莎的改造之路,她開始學習放下手機、真正地開始關心身邊的人、以及如何識別真心。或許我們也應該向艾麗莎一樣,在面對美顏自拍的時候清醒一點。

另一個需要扭轉的觀念是,誰說只有膚白貌美才配得上好看的評價呢?

好在,還有不少人在鼓勵我們呈現自然和真實的自己。如果要證明這個觀點的話,可以看看這兩個網路時代最偉大的產品——iPhone 和微信。

在各大手機比美顏功能的這個時代,iPhone 依然在堅持拒絕磨皮美顏。

iPhone 一直在對它的鏡頭進行升級,在 iPhone X 上,用戶們擁有了比以往尺寸更大、速度更快的 1200 萬畫素感光元件。但這些相機升級裡不包括磨皮美顏。

iPhone 一直在用產品去鼓勵用戶展示真實自我的魅力,微信也有著相同的觀念。Keso?曾經在一篇文章中提到:

早期的微信朋友圈,發照片是有濾鏡的,後來的版本就去掉了濾鏡。

原因並不是因為這套濾鏡沒能讓微信創始人張小龍滿意。事實上,這套濾鏡做得不錯,騰訊其他部門甚至還把程式碼拿去設計成了一個獨立的 App。但張小龍堅持認為,朋友圈應該呈現每個人的真實生活狀態,即使要加濾鏡,使用者自己找工具即可,微信不應該助長這種美化。

有人曾經說過——美顏不是任何錯誤,但是自欺欺人是。畢竟,活在現實中的我們沒有辦法內建美顏,想要好身材就得控制碳水化合物的攝取量,要想皮膚光滑就好好化妝、認真護膚。美顏自拍,隨便看看就好,千萬別太當真。

  • 本文授權轉載自:ifanr(愛范兒)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